沒有不聽話的孩子,只有學不會去聽話的父母

幾年前在網路上看到這樣的一篇文章,敘述一位媽媽帶著一個4歲的孩子乘坐商場電梯,孩子突然鬧了起來一直讓著要抱抱。媽媽穿著高跟鞋也逛了好一段時間,加上手裡還拎著大大小小的購物袋,身體已經很疲乏,根本沒有其他力氣去抱孩子。像孩子這樣的無理取鬧,當時電梯裡還有其他人,眾目睽睽之下,媽媽只好嚴厲的給孩子訓話一頓。如果媽媽當時肯願意蹲下來抱一抱孩子,也許她會明白孩子當時的心情。

大人們並不知道,當孩子處於一個所謂的密室裡和人潮擁擠的地方,他們的視野只有看到密密麻麻各式各樣的腿,也沒有其他的了。他們的心理極具恐懼,擔心叔叔阿姨們會不會轉身時不小心給他推倒,那些密密麻麻的腿擺動時會不會突然阻擋了與媽媽的視線。也因為小孩的高度離地面那麼兩三尺高,頭部剛好在大人的屁屁位置,加上電梯裡空氣本來就不流通,大人的一些鞋子發出的氣味也會使到孩子感覺驚慌。這一些種種的情況都是我看了這一篇文章後帶著孩子乘坐電梯時故意蹲下來所發現的。我本身感覺不安的情緒,何況是小孩?

分享另一則故事:孩子喜歡漫畫,所以媽媽特地帶著孩子去看畫展。在展場裡媽媽耐心的為孩子講解繪畫內容,但是孩子卻沒有感興趣,注意力也不在繪畫裡,一會兒跑到展館陳列櫥窗觀看工藝品,不然就和其他在展館剛結識的小朋友嬉戲。媽媽生氣了,特地帶孩子來到這兒,孩子的表現卻不如自己想像的,難道孩子不喜歡漫畫了嗎?激怒了媽媽,孩子也乖乖的仰起頭看畫,過不久孩子便說不要看了。媽媽蹲下來設身處地仰著頭,指著那牆上的畫,一會兒脖子酸痛,太辛苦了,這角度根本看不到畫中的全貌,只有繽紛絢爛的顏色,簡直就無趣。媽媽最終明白了孩子不想看畫的原因。

沒有無理取鬧的孩子,只有不肯彎下腰的父母

在教養孩子,常常接觸到“同理心”這個詞兒,英文稱“Empathy”,俗稱換位思考,也就是交換鞋子來穿。大人們所看到的角度,常認為是對的事情和一切正常的時候,孩子的哭鬧就自然變成了一種大人認為的“無理取鬧”。我常說一粒蘋果不是只有一個表面而已,從上方看,它是有一個凹進去和伸出來的果蒂, 下方看上去就只有凹進去的果臍,搞不好另一邊的蘋果被蟲蟲大口咬出了一個缺陷,另一邊則是表面光滑。只要輕輕將蘋果轉過來看看不就是可以避免買到一個爛蘋果了嗎?只要大人願意在孩子哭鬧時彎下腰蹲下來,往往會讓我們看到孩子眼裡的世界,那是大人們常自以為是的不一樣。

在親子綜藝節目《爸爸去哪兒》第5季,除了陳小春那“居高臨下”的呼喊Jasper之外,所有的明星爸爸們都會蹲下來與孩子形成同一個水平線視角溝通談判和安慰不安的孩子,劉耕宏和泡芙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然陳小春也有所改善,在節目的後半段也多次的彎下腰蹲下來。

印度聖雄甘地曾說過:如果我們能夠換上對方的鞋子,並且理解他們的立場,世界上四分之一的痛苦和誤會將會消失。父母與孩子的立場當然是不一樣,只有穿上對方的鞋,才能轉變看問題的視角,從而消除很多隔閡。也只有站在孩子的角度看問題,才能夠徹底理解孩子的需求,而不是一味狂下定論到最後卻失去孩子對大人的信任。

大人或許可以与孩子來一個角色互换,创设情境教会孩子换位思考。孩子當父母,而父母卻扮演孩子的角色,比如,孩子想出去遊樂場玩,爸媽卻慢吞吞的沒有把鞋子給穿好,孩子急了一定生氣。像這種情況也屢次在每一個家庭上演,因為孩子沒有時間觀念,賴床及慢慢吃早餐而導致爸媽每天早上上班遲到,換來的是爸媽大聲的呼喊孩子。

没有讲不通道理的孩子,只有不会好好商量的父母

有一位媽媽帶著女兒到商場跟同學聚會,為了女兒特地選擇了一間設有遊戲角落的親子餐廳,好讓媽媽可以跟閨蜜聊天同時女兒可以享受玩樂。過了不久,媽媽的點餐剛剛上桌,女兒跑回來說不要玩了,拖拉著媽媽執意要回家。媽媽當然覺得孩子在無理取鬧,看著剛端上桌的食物和頓時陷入僵局的場面及朋友尷尬的眼神,情緒開始有了起伏。

媽媽立即將女兒帶到安靜的角落語調平和的問孩子為什麼不想玩了。女兒委屈的告訴媽媽那遊戲角落好像是剛進行消毒,那難聞的藥水味促使她感覺想吐,所以不想繼續待在那裡。幸好媽媽當時有查詢孩子想離開的原因,而不是氣字當頭的在朋友面前責怪孩子。

為甚麼孩子會常說“大人總是不了解我們”,大人卻常說“小孩不懂大人的世界,長大以後就會明白”。大人確實是從小孩那裡走過來,但經過歲月的洗禮卻忽略了那時當小孩時最需要的就是被了解及尊重。

若要養出聽話的孩子,父母得先學會“聽話”。懂得“聽話”的父母,才能教出優秀的孩子。

教育專家成尚榮說:“傾聽,是教育的一種言說,是一種特殊的教育,有時,傾聽本身就是處理教育事件的藝術和智慧”。 對孩子而言,最好的尊重,就是父母先聽他們把話說完。傾聽孩子的心聲,不僅是父母和孩子溝通的一種方式,也是一種比說教更有力的教育方法。

韓國一個綜藝節目《英才發掘團》,有一位小男孩叫申熙雄,對化學有著濃厚的興趣,年僅8歲的他已經看懂了高中化學課本,最近還被邀請到首爾大學與大學生討論化學。我在網絡上Google了一些關於熙雄的質料,發覺他的雙親天生殘疾,都患有嚴重的聽力障礙,媽媽聽力為2級,只能夠聽到一點,平時得靠凝視對方的嘴唇看懂對方想說的話。就是這樣熙雄每天這樣跟媽媽說話,媽媽的眼睛一直看著孩子也一直靜靜的聽。熙雄的媽媽受訪時提到自己的缺陷能夠給孩子做到的確實是很有限,但是他們都會認真的去聽孩子所說的“每一句話”。

常被父母剝奪說話權利的孩子,往往在遇到挑戰中比較容易放棄,也因此敗下陣來。也許我們常聽到別人的孩子抱怨說無論做什麼都不會被父母看好,甚至買一件很平常的衣服回家,父母也只有兩種反應,一來就是不聞不問,不然就很極端的抨擊孩子又浪費錢去買一件“不好看”的衣服。孩子因此開始懷疑自己的審美能力是不是出現了問題,久而久之連出去買一件衣服這樣的一件小事也都放棄了,以後依賴著父母準沒錯。在另一邊廂的父母卻常說孩子沒有自理能力,什麼事都得靠父母,他們卻不知道當年沒有專心把話聽好就妄下錯誤的評論造成今日的後果。

在現今的社會裡,會講話的孩子很多,但會認真聽話的父母有幾位?研究也發現,獲得與父母溝通甚至有爭論權利的孩子,則能夠自信從容面對日後各種無論在生活或職場上的壓力。

身為父母不要因為日常工作而忽視孩子的溝通或缺乏給予孩子反應,或許孩子長大後寧願把心裡話說給朋友聽,或是寫在社交平台上也不願意和父母交談。

當孩子還願意分享他們的生活點滴時,父母除了珍惜這樣的時光,並且要細心的聆聽,不打斷孩子的言語,不急於下定論,可以用過渡性的語句回應以引導對方繼續的說更多,比如 “哦,是這樣嗎?”,“然後呢?”,“過後怎樣了?”,如果言語間有不清楚的地方可以打岔一下問 “你的意思是。。。?” 這樣一來對方會覺得他的對話有被重視,也願意的繼續說更多,父母也因此也知道更多關於孩子的故事。此外, 當溝通時發現孩子有不對的地方,父母也不急於糾正孩子,並且在聽的過程中,嘗試問孩子“當時你心裡是怎麼想?”,“這樣做,你有什麼感受?”,“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為什麼會這樣做?”。像這樣引導性的問題會幫助孩子突破正常的思維模式,引領他們自己發掘適合自己的那一套方式去解決問題,從中告訴他們有不正確的地方,讓他們自己改正過來。

父母能夠聽見是很重要,但比起聽見更有效的是“聽懂”,而能夠真正聽懂的爸媽又有幾位?父母能夠後退一小步,卻能夠換來孩子成長一大步,偶爾彎下腰蹲下來看到的是孩子心裡的另一個世界,像這樣區區的折腰,何足挂齿。

文:Leonard Ko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